呀!怎麼會這樣呢?
原本跟雯爸協調好,今天我有安排雯仔要到板橋抓周~
預計 雯爸一早七點先到工廠出貨~ 再回來載我們去板橋~
結果, 卻在雯爸開車前往工廠的路上(am7:30)發生”車禍”這樣的意外~
雯爸在電話中 無法詳述發生情形
只說了~ 他撞到摩托車 & 無法去抓周 兩件事情~

我雖然很心急~ 但我知道 雯爸在處理事情的時後~
如果我還一直問東問西的~ 只會讓他覺得很煩~

大概 8:30am 大姑丈把雯爸的車開回來這裡~
我有打電話給雯爸~ 跟他告知這件事情~
從雯爸那裡的聲音讓我判定~ 他正在出貨=很忙~
所以我就馬上掛掉電話了~
(雖然我很想問他 何時才要回來載我們去板橋? 
 不過 我相信 如果我問了 他一定會煩到生氣)

現在是上午9:12分~ 雯仔睡回籠覺了
(雯仔今天早上6:30就醒來了,昨夜半夜2點也有醒來喝奶奶)
等一下 再打個電話問問雯爸 現在的狀況吧~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9:23am 剛與雯爸通完電話~
他說:公司的貨已經出完了~ 現在正在醫院陪對方做掃描(對方頭部流血)
   車禍地點發生在中正路與大安路(浮洲橋附近的路口)
   雯爸在回家的路上~ 對方沒有兩段式待轉 而發生碰撞車禍 有叫警察
   他要待到對方的家屬到醫院才會離開~ 而對方的家屬要到中午才會到~

我希望雯爸回來載我們去板橋抓周
而雯爸認為 發生這種事情 我還想著抓周
他甚至跟我說: 妳這麼想抓周 那妳自己去~
我很難過的對他說: 又不是雯爸的錯 是對方沒有遵守交通規則 才會發生車禍
你已經陪他到醫院 算盡到責任了 。 反正我的小孩最重要 抓周10:50才會開始 (你自己看著辦)

end 掛掉電話(他要去推做完掃描的機車騎士了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雯爸一直到晚上七點才到家~
他到家的第一件事情~ 是將身上所有的衣物換下來丟掉並用淨符洗澡~

用完晚餐~ 他慢慢的將事情的經過說給我听~
在我的認知範圍內~ 大致整理如下~

雯爸開很慢~碰撞後的距離大約是一台摩托車的長度~
由此可見~ 其實碰撞力道不大~
騎士身上有多處擦傷~
但卻嚴重傷到腦部,要做腦部掃描並且留院觀察,這三天是危險期~
也因為騎士有傷到腦部~
讓雯爸一步都不敢離開她,深怕她有意識不清的時後,好有人通知護士..

做筆錄的警察懷疑的說:其實碰撞距離並不大~ 騎士身上也只多處擦傷~ 雖然騎士本身有戴安全帽, 不過, 可能是騎士戴的安全帽不合格(可能是一般外面買的100、199元的那種半罩安全帽), 安全帽破裂..導致腦部重傷!

騎士是從南部上來工作的女性,與表弟同住,說是與表弟同住,但從不干涉彼此的生活~

雯爸在回想當時發生的狀況~
車禍到底是怎麼發生的?
什麼紅燈停、綠燈行的~ 無法思考~ 腦袋一切空白~
看到騎士倒下~ 頭破了一個洞~ 血流如注~ 當下, 深怕她死了~

根本不想去思考之後的事情~
現在只擔心對方能不能脫離危險?
如果現在他沒有盡道義上的義務, 持續關心她的情況~
以後如果有事情不順~ 會不會心理有疙瘩(牽托)到這位女騎士在作祟?
這也是他今天一整天都陪在她身邊的主要原因..

危險期這三天,騎士在北部唯一的家屬-表弟說會請他女朋友照顧~
晚上10點 去電 家屬還沒到
晚上11點 去電 家屬說半夜12點會到
現在是晚上11:29分~
雯爸說: 半夜12點要再打一次~ 如果家屬還沒到~ 他就要跟大姑姑一起去照顧她~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我的心情~
我知道雯爸一直裝作沒什麼事情的態度~
就是為了不要讓我擔心他~
我也盡量配合他~ 裝輕鬆點~
可是~ 當我靜下來的時後~
不由自主的~ 就是會胡思亂想~

對! 誰都不願意發生這種意外事故~
偏偏發生在工作超級忙碌~難得有休假的雯爸身上~
而且...發生時間..是雯爸休假的假日~
原本的計劃都亂了套~ 雯爸無法陪我和雯仔-親子時間
雯爸的精神壓力不僅無法放鬆~ 而更緊蹦了..

會擔心呀!!人又不是鐵打的~
每天不到七點就出門去上班~
晚上八點才下班~
回到家通常是九點~
又常熬夜打電動~
難得的休假日~ 卻碰上這等倒楣事~
今天花了12個小時的時間待在醫院陪她~
等一下呢? 如果對方家屬沒去顧她~
雯爸還要會同大姑姑一起去顧她~ 直到對方家屬來交接~
到底什麼時後~ 雯爸才能好好休息、好好的陪我和雯仔呢?

唉~ 以上的想法很幼稚吧~
我一直告訴自己要成熟點~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~
那我要好好的待在家裡~ 把小孩顧好~
也不要騎車出門到處亂跑~
免得雯爸又要費心騎士的傷勢~ 又要擔心我們~

人是自私的吧~
自私、理智、自私、理智........
自私、理智的想法一直在我腦裡衝突著~

我該慶幸自己嫁個好老公~
他有責任感 也勇於負責 重要的是很有良心~
現在不論誰的對、錯~ 若私下和解~
他會負起女騎士所有的醫療費用~
也會給付一筆$5000~10000的金額給她,作為她車禍後~無法工作的補貼~

(自私的想法又冒出來了:明明雯爸是守規則的慢慢開車~ 是對方沒有按兩段待轉才發生的碰撞~ 也是對方自己買劣質安全帽害自己重傷的~)
(理智的想法冒出來說:我應該要站在那位女騎士的立場想想的..獨立上來台北工作卻發生這樣的事情~ 心理一定覺得很害怕吧~ 還好對方肯負起道義上的責任~ 願意支付所有醫療費用~ )

sugar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